返回到以下页面

生产记

类别 : 客户评论

在我生产的过程中,有一些小插曲,也可以说是惊天动地的片断吧,说出来和大家分享。

我是 4 月底,在39 1/2 周时,早上破水去医院的。没有非常强烈的宫缩。安排住院之后,用了催产素,加强宫缩。一切都还蛮顺利的。一直到宫口开到 5-6 指时,每次宫缩时宝宝的心跳都会下降。突然之间,宝宝的两次心跳下降到60-70 左右,每次持续 4-5分钟。这时候一大堆护士冲到病房,有个在调整输液,有个在操作电脑,有两个把我左右翻转,还有一个为我做术前准备和签署剖宫产的手术同意书。这时,因为临近生产,体内激素改变,我开始全身不自主的颤抖。身为医生的我,深深的明白,越是紧张的时刻,对医护人员无限的信任和配合,就是我当下应该做的,因此内心也觉得平静。可是我妈妈和老公却吓的要命!

一会儿韩医生就到了。替我做了内检,问了护士一些问题,观察了宝宝的心跳等,给了护士一些指示。然后和我们解释情况。最后经得我们的同意,继续试着顺产。

最后在晚上 8点半左右,顺利的生下了我们的宝宝,7 斤1两6。健健康康,宝宝哭声洪亮。

身为医生的我,很明白韩医生的处理方式完全是以病人为优先考虑,而非找寻尽量减少自己责任的做法。

在生产过程中,如有紧急状况,剖腹产是医生们最容易也最没责任的处置方式。一般医生都会采取此种方式处理。

然而,若为病人着想,同时医生也有把握,有相对应的处理方式,能够在相对安全的情况下,尽量能够顺产,这就是医生的医德和医术的展现。我相信,韩医生一方面能够掌握病情,一方面知道如何处置(譬如说,在宫腔内灌生理食盐水减少脐带的压迫,和巧妙的运用催产素等)以在安全的情况下,让妈妈能够尽量顺产成功。

这次来美国生产,觉得不虚此行。如同韩医生说的,如果在中国的话,整个生产过程,早就被开了好几次了!虽然是个笑话,可是也有一些真实性。

MDHAN.COM | 您赴美医疗的桥梁